今日值班律师:赵爱梅律师13051093950
媒体与律师
中同律师报道
中同律师观点报道
中同案件报道
媒体与中同的合作
媒体法律顾问
更多>>
常年法律顾问
专项法律顾问
法律咨询
代书起诉状、上诉状、...
代理民事诉讼
代理行政诉讼
代理刑事辩护
代理劳动仲裁
代理商事仲裁
代理人事仲裁
参与纠纷的调解与和解
调查取证
尽职调查与审慎调查
参与商务谈判
法律论证、法律策划
律师见证
出具法律意见书、律师...
起草审核各类合同协议...
更多>>
百度
新浪
google搜索
中国律师网
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网
北京法院网
和谐中国网
北京市司法行政网
中国普法网
首都律师
中国法院网
中国休闲保健网
媒体报道→中同律师报道→内容
从检察官到刑辩律师之路
作者【杨矿生】    来源【中国律师】    添加时间:【2009-6-15 12:43:40】  浏览次数:【1527
纪念中国律师制度恢复重建30年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检察官到刑辩律师之路
 
 
    律师制度恢复重建30年,我伴随这个历程走过了求学法律,做检察官与当律师的28年。
  对于律师的印象,最开始我仅是从课本上知道施洋大律师,后来电影《流浪者》中女律师丽达的动情辩护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生活中第一次接触律师还是在大学期间。1981年是武汉大学法律系刚恢复招生的第二年,我满怀憧憬来到了美丽的珞珈山下,著名刑法学教授马克昌亲自给我们授课,他对学生们寄予了极高的期望,经常充满激情地激励我们立大志,成为大法官、大检察官、大律师。但说实话,整个求学期间,我都没有想到过后来会当律师。武大毕业后,我来到了首都,进入人民大学攻读刑法学研究生。
  在我求学法律的过程中,刑法授课老师都是当今的法学泰斗,他们无论是对我的人生历程,还是对中国刑法的制定和完善进程,都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。在武汉大学里,马克昌老师的教诲让我对刑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;在人大读研期间,又得到了著名刑法学家高铭暄、王作富的亲授,我备感幸运。
  在老师们的教导和影响下,我开始学会了法律思考,各种不同观点的交流、碰撞、融合,提高了我对法律的认识和感悟。法律与我是如此的贴近,法律需要我们这一代人参与,中国的未来属于法律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0年检察官

  1987年,改革开放中的中国急需大量的法律人才,高法、高检、公安部、安全部及中央部委都来法律系挑人,那时,法律系毕业生直接去当律师还是很少见的。研究生毕业时,我进入最高人民检察院,在最高检察院刑检厅工作。它是检察院最主要的业务部门之一,负责指导全国检察机关的批捕和起诉工作,作为刑检厅的第一个研究生,我在这里得到了锻炼和成长。
  工作期间,我被下派到海淀区检察院锻炼2年.在此期间,我以公诉人的身份走上法庭,与辩护律师展开了唇枪舌战,体味到控辩的魅力。 
  20世纪90年代,中国法制建设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,中外交流活动频繁,进一步打开了我的眼界。
   1996年,受美国国际诉讼律师协会的邀请,司法部、中国法学会、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选派干部赴美考察。我们一行9人集中考察了夏威夷的大学、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协会,与美国最著名的诉讼大律师交流。随后我们分散到美国各地,住进9个著名的美国诉讼律师的家中,随同美国律师一起生活、一起工作。我在洛杉机观摩了美国大律师的庭审过程,拜访了联邦法官、州法官和检察官,旁听了美国最高法院联邦大法官审理案件,参加律师之夜交流晚会。所到之处也向他们介绍了中国的法律及司法状况。
  美国之行,给我感受最深的是对中美律师环境状况的比较。美国的律师地位很高,在社会生活中作用很大,美国的法官多数是从律师中挑选的。记得有一次我问一位美国大律师:“你是愿意当律师还是愿意当法官?”回答是:“除非是做联邦大法官,否则,我还是愿意当律师。”这样的回答深深地触动了我。中国在向法治迈进的过程中,律师与法官有着相当大的隔阂,法官可以当律师,但律师很难当法官,公、检、法机关对律师的作用认识不足,律师执业的客观环境较差,律师不是法律人的主流,这种现象对于美国人来说,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。
  作为一个走出国门观察世界的检察官,我不由感慨万千,责任感和紧迫感交织在一起,沉甸甸地压在了我的心上。中国的改革和进步需要做的事太多了,律师的环境需要改变的东西也太多了,我们作为年轻的法律人,应该做些什么呢?
回顾10年检察官生涯,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10年,也是我刑法业务成长的10年,我最美好的10年青春奉献给了检察事业。


 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检察官与律师的角色变化
  
  回国后,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学贯中西、有理论又有实践的大检察官,但是环境和按部就班的节奏与我的激情发生了矛盾,我的目标逐渐发生了转移。我看到了许多喊冤的人,看到太多的当事人对律师的渴求;看到了美国律师在政治、经济、社会中发挥的重要的作用;我也看到了中国的律师先行者们正在产生的积极影响。我感觉到有一部分人和有一些事更需要我,我也许更适合一种新的生活和新的挑战。我在没有同父母和家人商量的情况下,我做出了人生中最大胆的选择。
  1998年,我向厅长递交了辞职报告,怀着既忐忑不安又壮志满怀的心情走进了富有挑战性的律师行列。
  进入律师行业,我不得不学着一切从律师的角度考虑问题,这是一个痛苦的蜕变过程。
  检察官与律师是刑事诉讼中的对手,双方的职业特点和角度完全是对立和反向的。检察官手中掌握着公权,与公安机关、法院的人员情感接近,形成了法律共同体,他们有一种职业上的优越感;而律师完全靠着个人奋斗,保护的是当事人的权益,相当多的公、检、法人员对律师有一种排斥感,从情感上对律师并不认同。
  检察官与律师的思维方向也不同,检察官作为控方,总是习惯性地考虑当事人有罪或者是罪重;而律师总是从抗辩的角度来为当事人做无罪或罪轻的辩护。
  警官、检察官、法官作为国家公权力的代表,代表着强者,他们渴望法律应更合理地配置公权资源,赋予他们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更多的权力,较少考虑到律师与个人的权益;律师代表的是嫌疑人、当事人的私权,代表着弱势,律师们渴望的是法律更加关注和保障私权,对公权力予以限制、削弱和制衡。
  从正方到反方,角色的调换,需要心态上的调整和转变,更需要思维方式的转变,这种转变对我无疑是一种很大的挑战。在从检察官向个体律师的转变过程中,我付出了很多,但也收获到了许多。回想自己由检察官到律师这段时期的转变,尽管初期难免会有一些失落感,但是我从没有后悔过,律师职业更有挑战性,更能展现个人才华。作为改革开放走向法治社会的先锋,我们这一代律师可能会遭受许多磨难,挫折,甚至是被歧视和受委屈,但是历史将会记住我们。10年检察官,10年律师,20余年的刑事法律工作生涯,在从正方到反方的换位思考中,我变得越来越坦然。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信任让我无怨无悔
  
  进入律师行业后,我发现当事人对律师的诚信和敬业状况指责较多,这使我对律师的社会评价非常担忧。我认为,律师的社会评价和社会形象的提升,尽管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和制约,但是,律师自身的诚信和敬业情况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。因此,在各类研讨会和座谈会上,我多次呼吁:律师应当用良好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素质去推动律师执业环境的改善,提升律师在社会上的良好形象,获取当事人的信任。
  为此,我在事务所网站的《领导致辞》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与我的同事们共勉:
  “诚信,是律师事业内在规律的要求,律师是讲诚信的行业,也是最需要靠诚信支撑的行业,失去了诚信,便失去了律师生存的根基。因此,最讲诚信是我们中同律师追求的第一个目标。
  敬业,是律师赢取客户资源的法宝,律师法律服务是最讲认真的行业,每一个案件,每一个项目,每一份法律文件都力求做到十全十美,律师法律服务工作绝对不允许出现漏洞,律师的法律服务没有捷径可走。因此,最讲敬业是我们中同律师追求的第二个目标。
  服务的专业化,是实现客户委托目的的基本保证,法律的内容极为丰富,包罗万象,法律服务是一项专业性、实践性极强的工作,需要有精湛的法律知识和丰富的经验。因此,最讲专业化的服务是我们中同律师追求的又一目标。”
  在办案中,我力求用通俗的语言向当事人宣讲法律,耐心分析案情,平息当事人的怒气和怨气,寻求妥善的解决方案。不仅用专业知识,更用耐心细致和热情的服务态度,去赢得当事人的信任。从没有发生过浮言虚夸、大包大揽、打保票等现象;面对当事人的信任,我承接了许多其他人可能不愿接的案子。
  比如张华案:法官通知我,被告人张华提出请我为他辩护。但张华羁押在看守所无法办理委托手续,与家属又联系不上,也没人出律师费,在这种情况下,我不忍心让当事人的信任落空。经与看守所和法官多次协商,终于见到了张华,直到第8次会见时,才与其家属联系上。又如刘士雄案:县检察院认定其侵占5000元公款,对其免予起诉。经过数年县、市、省三级检察院的申诉复查,虽然撤销了免予起诉,但仍认定其侵占2000元公款,工作也未能恢复。刘士雄千里迢迢慕名找到我,寻求法律帮助。经认真审查,我认为刘士雄案完全是个冤案,遂代理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诉。经过两年复查,最高人民检察院终于在2007年下半年撤销了下级检察院的所有决定。
  在办理重大要案中,尤其在办理群体性的敏感案件时,我们坚持集体讨论和向上级汇报制度,强调不仅要依法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而且要树立大局观念,正确释法,耐心疏导,促使当事人接受法律的裁决或达成调解,减少上诉和缠诉的发生,起到化解社会矛盾、促进社会和谐、维护法律权威性的效果。比如:我率领3位律师办理河北三河市某中学46名学生集体中毒案时,由于学校和当地政府认为他们不应承担责任,家长情绪激动,数次集体到当地政府和上级政府静坐上访,并声称要到天安门广场静坐。接受委托后,我10余次组织受害学生家长大会,反复向家长宣讲法律,引导他们依法处理赔偿事宜,并向司法局和律协及时报告,同时积极与法院、地方政府沟通,最大限度争取中毒学生的利益,最终为学生们争取了600余万元的赔偿,该案得以和解结案,受到了当事人、地方政府和法院三方的肯定和表扬。《中国青年报》和《北京晚报》对此进行了大篇幅报道。


 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刑事辩护:荆棘上的鲜花
  
  办理刑事案件是我的业务专长。通过办理案件,使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由权、生命权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。辩护制度是确保刑事司法公正的基础,为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和辩护是律师的天职。因此,尽管刑事辩护难,许多律师不愿办理刑事案件,许多从公、检、法出来的律师也纷纷转型从事其他律师业务。但是,我没有改变初衷,坚持在刑事辩护的道路上艰难行进,办理了各地大量的职务犯罪、经济犯罪案件以及在地方上有影响的其他刑事案件。
  执着和汗水总是能换来收获,我办理的一些案件收到了较好的辩护效果,我在刑事辩护方面的努力逐渐被业界认可,被推选为北京市律协刑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,被邀请为北京市宣武区检察院特邀咨询专家委员,北京市公安局打击经济犯罪法律专家,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警风监督员,《律师视点》电视栏目法律顾问,《人民检察》疑案精析点评专家,北京电视台《法治进行时》点评专家。我也有了更多的机会为改善辩护环境积极奔走,参与了众多的法律讲座及中外合作活动,经常与公、检、法等机关举行座谈会,就刑事辩护难、律师权益保障、《律师法》贯彻实施等问题进行研讨,为争取公、检、法机关对律师辩护的理解和支持做了一定工作。 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律师的道路越走越宽广
  
  中同律师事务所与北京市律师队伍经历了相同的发展过程。2002年4月,我和顾新华律师等人创建中同律师事务所,设立之初仅有4名律师,当时北京律师也只有8~9千人,而现在已发展到1.8万人。由于建所之初便确立了切合实际且有利于律师合作的理念,所以经过几年的发展,律师队伍逐渐壮大,业务创收稳步提高,业务范围逐渐拓宽,由传统的诉讼业务发展到非诉讼业务,形成了以特色业务带动其他业务综合发展的局面。中同所的工作也赢得了有关部门的肯定,党支部被市司法局评为“先进党支部”,事务所被西城区司法局评为 “十佳律师事务所”;多名律师也先后获得西城区“十大杰出青年”、西城区“十佳律师”、“北京市法律服务先进个人”、“首都青年创业奖”和政协委员等荣誉,我本人也先后获得“北京市优秀律师”、“优秀党务工作者”、 “北京市司法行政系统先进个人”、“全国优秀律师”等荣誉称号。
  近两年来,委托我代理辩护的人越来越多,外地一些有影响的刑事案件当事人的家属也慕名而来,媒体对我和我承办的案件也经常关注,邀请点评和采访报道也多了起来,甚至有媒体称呼我为“刑辩大律师”或“知名律师”。对此抬爱我诚惶诚恐。有一点我是很清楚的,与田文昌律师和我所熟知的其他刑辩律师相比,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律师,是我学习的榜样和目标。新《律师法》的实施为刑事辩护工作打下了有利基础,但新《律师法》实施中的阻力和尴尬使我深知,走向刑事辩护的春天依然任重而道远,我将会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。
[关闭本页]    [打印本页]
 
   
 
 
您是第 369750 位访问者 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[2006]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华尊大厦A座18层 邮编:100029

电话:(010)82011988/1950/1951/1830 传真:(010)82015986 E-mail:zhongtonglaw@126.com
京ICP备0010001 技术支持:华商网